• 提示:本站所有产品及产品价格仅供展示参考,本主站不提供交易服务。
  • 原标题:燃放烟花爆竹伤人事件频发 最高赔了22万元 

     来源:合肥在线:http://news.ifeng.com/a/20160127/47250379_0.shtml   

          日前,合肥市文明办向市民发出“春节期间不燃放烟花爆竹的倡议书”。倡议书中称,大量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人身伤亡事故和财产损失。1月26日,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由最高法设立,统一公布各级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检索发现,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两年,合肥法院就审理了9件因燃放烟花爆竹导致的纠纷案件。其中,4人眼睛受伤,1人身体多部位烧伤,1人家中失火导致十多万元财产损失。而案件当事人燃放烟花爆竹的理由不外乎搬家、开业、结婚、买车、办喜事以及除夕夜迎新年。发生事故的原因则包括烟花爆竹质量问题、燃放场所不当、燃放时不注意安全等因素。

    数据:两年4人眼球受伤

           26日,记者打开裁判文书网,利用高级检索功能检索合肥市法院过去两年发生的因燃放烟花爆竹引发的相关案件。检索的时间范围为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1月26日,案件类型是民事案件。检索结果显示,有9起案件的发生与燃放烟花爆竹有关。其中,6起案件原告胜诉,1起案件属物业服务纠纷,法院认定业主可少缴物业费,原因是小区燃放烟花导致家中阳台着火。另有2起案件,当事人败诉。

            在原告胜诉的6起案件中,财产损害案件为1起,获赔11万余元。当事人陶某家中失火,起火的原因是小区内有人燃放烟花爆竹,点燃了陶某家阳台上的棉絮引发火灾。人身损害案件为5起,其中,4人眼球受伤,1人身体多部位烧伤。在眼球受伤的被害人中,2人左眼摘除,2人右眼受伤。

            在5名受伤者中,当事人俞某获赔最多,为22万元。记者了解到,俞某的右眼受伤、外伤导致颅脑损伤、上颌骨骨折、面部有疤痕,他身上的多处伤情分别构成了一处九级伤残和三处十级伤残。马某获赔最少,得到了11万余元的赔偿。

    在梳理燃放烟花爆竹的起因时,记者发现,6起胜诉案件分别涉及搬家、开业、结婚、买车、办喜事以及除夕夜放烟花。梳理显示,烟花爆竹质量问题、燃放场所不当、燃放时不注意安全等因素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

    在败诉案件中,1名女子声称被小区内一名买新车放鞭炮的住户吓着了,以至于摔倒受伤。法院认为,这名女子提供的证据不足,故驳回诉求。另一起案件中,男子不交物业费被小区物业告上法院,在谈到不交物业费的原因时,男子称,他家曾因小区放烟花导致失火,但同样因为证据问题,没得到法院的支持。

    不过,在合肥元一名城小区的住户张某与小区物业的合同纠纷中,法院认可张某家曾因小区放烟花导致阳台着火,据此判决张某可少缴物业费2千元,并无须支付迟交物业费的违约金。

    昨日,合肥市中院具有多年办案经验的法官王军对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表示,虽然从数据上看,在烟花爆竹引发的纠纷案件中,真正经过法院判决的案子数量并不大,但并不代表此类纠纷绝对数量少。王军说,日常生活中,当事人在遇到此类纠纷时,一般会报警,警方介入后,很多案件会调解结案,真正进入诉讼程序的还是少数。从这些诉讼案件看,造成的损失都比较大,人身伤害的程度也比较高。因此,法院判决赔偿的额度也相对较高,以切实保护当事人的人身和财产权利。

    ■典型案例

    被烟花炸伤被迫摘除左眼球 受害者获得2.6万元精神抚慰金

    舅舅家办喜事,合肥市民王某帮忙燃放烟花,未料,王某刚点燃烟花,就出现烟花瞬间全部引爆的现象。王某没来得及撤离,被炸伤左眼,后眼球被摘除,需安装义眼,并定期更换义眼片。该案历经一审、二审,合肥市中院判决烟花销售商夏某、范某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合计14万余元。

    据了解,王某所放烟花系烟花销售商夏某卖出。而夏某的店内当时并无烟花存货,系从范某处购买后转卖的。案发后,王某将夏某、范某及烟花生产商告上法院索赔损失。

    法院认为,从该案烟花瞬间全部引爆来看,说明烟花存在产品质量缺陷。根据法院规定,王某可以向产品的生产者请求赔偿,也可以向产品的销售者请求赔偿,但不能同时起诉。庭审中,王某选择销售者承担责任。法院认定,王某的损失包括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伤残赔偿金等,合计14万余元。其中,法院认定王某因构成了七级伤残,造成了一定的精神损害,可以获得精神损害抚慰金,认定为2.6万元。

    据此,法院判决夏某、范某赔偿王某上述损失共计14万余元。

    点燃烟花引发火灾 受损住户获赔十万余元

    因为小区里燃放烟花爆竹,家住新站区龙湾国际小区的陶某家遭遇了一场“飞来火祸”,家中财物损失达10万余元。当天为啥要燃放爆竹?原来,为了庆贺物业公司搬家,有人购买并燃放烟花爆竹进行庆贺。事后,陶某一纸诉状将涉案物业公司及爆竹的购买人和燃放人告上法院要求索赔。

    经调查,为庆贺物业公司搬家,在征得物业公司负责人贾某的同意后,穆某购买了鞭炮及烟花。随后,穆某点燃鞭炮、物业公司员工王某点燃烟花,后发生火灾。火灾发生时室内消防栓无水、小区的消防控制柜不能正常工作。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火灾的起火点为阳台上的电瓶车及晾晒棉絮处,起火原因为烟花爆竹飞溅物落在阳台电瓶车上晾晒的棉絮处引燃周围鞋柜、油漆、衣物、空调外机等可燃物蔓延成灾。在该案审理过程中,经原告申请,法院摇号确定由某资产评估事务所评估,确定原告的装修及财产损失的市场价值为109652.96元。原告为此支付3000元评估费。

    法院认为,被告王某作为物业公司的员工,其点燃烟花的行为系履行职务行为,造成的损害后果应由物业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法院确定被告物业公司承担70%的赔偿责任,被告穆某承担30%的赔偿责任。

    买车放爆竹未清理 碎屑炸伤人

    家住合肥经开区某小区的蔡某在小区篮球场打篮球时,被复燃的烟花爆竹碎屑炸伤了右眼。后经调查得知,该小区另一住户袁某当天买了新车,与朋友一起燃放烟花爆竹庆贺。燃放结束后,袁某等人将烟花爆竹碎屑遗留在小区地面,最终导致事故发生。蔡某将袁某及小区物业告上了法院。

    法院认为,烟花碎屑堆放于距离篮球场十米左右的路边,烟花复燃后必定会有偶尔的爆炸声及烟雾,蔡某作为成年人,应当觉察到危险性并避开。因此,蔡某应承担10%的赔偿责任。袁某和小区物业各承担45%的责任。法院认为,袁某在人口聚集的小区内燃放烟花爆竹,应当尽到更高的注意及防范义务,应当确认烟花爆竹是否燃尽,并妥善处置未燃尽的花炮筒子。而小区物业应当及时将烟花残余清走消除安全隐患。

    法院判决,袁某赔偿蔡某各项损失8万余元,小区物业赔偿蔡某10万余元。

    
    "/>
    详细
    ?

    新手上路

    关于我们